我和陳偉智

陳偉智議員是第一個讓我訪問的議員,有趣的是,當年負責發問的,就是蘇嘉豪

幫助自由回家行動,第一個讓我訪問的議員

我是因為自由回家行動而訪問陳偉智的,五年前在台灣讀書,回澳門也要先取得學校同意才可以的,當年我的一篇文章在網上先引起一些回響,台大的蘇嘉豪學長看到後,再找我一起成立了現時澳門留台學生校友的前身「讓澳門在臺學生自由回家」。一年多後,我們終於爭取到回家不再需要學校同意

在爭取期間,我們有去訪問過立法會議員,希望也可以為我們發聲,而當時讓我們訪問的,正正就是陳偉智。這次訪問,也是我第一次到進入立法會大樓、第一次訪問立法會議員。可以有這個機會,真的要謝謝蘇嘉豪學長和陳偉智時任議員。

不單沒私人司機,作為議員反而做我司機

坐老爺車不特別,坐的老爺車是屬於時任立法會議員的,而他還要充當我司機接載才特別吧?

很多立法會議員都很有錢,有些人可以有很多車,出入也有司機接送,但肯定不包括陳偉智。有次我們在主教山相遇,他主動開車送我下山,我坐上了他的老爺車,一個立法會議員,充當司機,親自開著他的舊車載我,我可以感受到他那沒架子、親力親為、為他人服務的心。

如果要我想反對他理由的話…

沒有人是完美的,他也一樣。

如果要我說一個我可以反對他的理由,但他作為出席率比立法會主席還要高,達到 100% 出席率的全勤立法會議員,也不是那些不知民間疾苦、救災不見人、手上只是車位的數目就比澳門所有賭場加起來還要多的權貴,要反對他,或者只能從單一議題入手。

我唯一會想到的,是我支持同性婚姻,而他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,所以是不支持同性婚姻的,但這其實也不足以構成不應支持他的理由。

同性民事結合法案表決的時候,儘管他不支持同性婚姻,但他並沒有投下反對票,也許投棄權票其實和反對票分別不大,不過事實上就算他投了贊成票,法案也是無法通過的,反而他就算是虔誠的天主教徒,也不會強迫其他人只能按他的宗教去行事,這點是值得支持的。

作為天主教徒,他是不會投下贊成票的,但也沒有像其他人那樣打壓讓同性戀者可以有民事結合的權利

增加落選風險,也要把排名第一讓給年輕人

在這次立法會選舉中,陳偉智在參選名單中排名第二,也就是說他只能取得該組票數中的一半。

相信大家都知道,如果他在名單中排第一參選,他當選的機會可以大很多,但他並沒有這樣做,而是以名單第二去參選,把第一的位置留給年輕人,這在澳門立法會中並不常見,其實也很值得鼓勵。

衷心祝福他,希望他可以當選,重返立法會,再一次以議員身份為澳門服務。